來不及

作者: 何卓嵐 最後更新: 24/01/2018

「滴答、滴答……」時鐘的聲音傳進我的耳裏,就如一枝枝針刺進我的心裏,教我厭煩。「我要離開這裏,不會再回來!」這句話不斷在我腦海中飄蕩着,去?還是不去呢?

 從小,我就與母親住在一起,關係不算好,但尚算和諧,直至那一次,她一直追問我學校的情況,問個沒完沒了,使我心裏煩躁不已,「沒你的事」一句話因而破口而出,最終在眾親戚面前換來了右臉頰的一巴掌。從那以後,我們便沒有再談過話,從我成年後至今,也沒有見過一次面。過了十多年,臉上的熾熱仍在臉上揮之不去,心裏的委屈、憎恨比臉頰還要燒得火熱。

 前幾天,她說會在今天離開香港,大概再也不回來了,我要去見她一面嗎?她將在十二時正乘坐火車,現今已是十時了,見面要跟她說些甚麼呢?她會理會我嗎?不願停下來的秒針在催促着我,我的手心不禁冒汗,腦海裏不斷模擬見面的場景,雙腳卻不斷在家中徘徊。

 我就如曾墮陷阱的狼,看着眼前快將消逝的獵物,既怕再受傷害,又怕來不及,猶疑不決。

 十時三十分,我決定到火車站見她一面,我立刻換過衣服,披件外套便出門了,我看着手錶,能來得及嗎?

 狼下定決心踏出一步,牠不懼伯陷阱了,卻擔心來不及接近那快將消失的獵物。

 十一時十分,我才坐上了巴士,而到火車站的路程卻需一小時,「媽媽,你看!」我瞄向坐在車廂另一邊的小孩,他指着窗外的風景,就像從前的我,從前的媽媽。小時候媽媽都會帶我出外看風景,抱着我卻毫不喊累,一幕幕小時候的回憶浮現在眼前,一張張媽媽的笑臉湧現在腦海裏。我想見媽媽,我想再看見她,我不斷查看時間,時間卻如沙的流逝般飛快,一眨眼便一分鐘,但巴士卻比平常慢得多,隔了一小段路又停下來,我的手心不斷冒汗,我握緊雙手,難道時間不能為我慢下來嗎?

 十一時五十五分,巴士終於抵達火車站,我一早便站在門前等候,門一打開,我就如賽馬般跑出去。火車站擠滿許多人,有的在閒聊,有的在與親人道別,而我不斷在人群中穿插,旁人的咒罵聲在此刻看來都毫不重要,我嘴裏不由自主地默念着:「媽媽、媽媽……」只想着要趕在火車開出前來得及見媽媽一面。

 我一邊跑一邊尋找着月台,我衝破人群,終於看到月台的位置。正當我準備下樓梯到月台時,一道聲音傳來:「十二時,火車即將開出。」我跨過無數階級,只見眼前的火車門緩緩地關上,在我剛好到達月台時,火車已經開動,在我眼前飛快掠過,不到三秒,火車已消失得無影無蹤,月台變得鴉雀無聲,只剩下我一個身影。我的心瞬間被挖空,可是身體卻變得沉重,雙腳乏力,我不禁跪在地上。「來不及了……」我的淚珠在眼裏湧出來,而右臉頰上的熾熱卻消失了。最終,還是來不及見她,若我起初下定決心,沒有猶疑不決,結果是怎樣呢?可是,時間不會為我慢下來,更不會為我倒退。

 最終,獵物就在牠眼前消失,牠想抓緊獵物卻撲了空,牠的猶疑使他來不及捉住獵物。

 回到家,聽着時鐘的聲音,原來導致來不及的兇手不是時間,而是猶疑。

作者簡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