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精選 得獎作品 

敦煌隨筆

系列: 游山玩水 作者: 銀字笙調 最後更新: 12/10/2017

西北的大漠,是一種非同一般的存在,它靜靜地守候在那里,等待著人們將它神秘的面紗揭開···

    那是一種很深很深的金黃,亮得晃眼,埋藏了不知道多少時間,多少的人和故事。山脈把沙和天分開了,整整齊齊,像一把尖刀直直地劃過天和地。

    天是藍的,藍得輕盈透亮,藍得夢幻縹緲。如同染得湛藍的輕紗,罩住了這一片金黃的沙漠。

    沒有喧囂繁瑣,這里很安靜。只能聽見沙子和風的低吟淺唱。就在那很是遙遠的地平線上,躍出了一抹橙紅,悄無聲息地勾勒出戈壁*的輪廓。就在那一瞬間,天邊迸發出奪目的光芒,那一輪紅日,竟映得沙都泛了紅,霎那間天地全是一片紅光,填滿了凌晨時那模糊單薄的昏昏沉沉,那架勢能夠照亮所有被黑暗充斥著的角落,那卷縮在駱駝腳印里的積雪,都被這巨大的火把燒成了赤紅,閃爍這奇異的光斑。那燃燒著的火球,燒出了一片赤色的天地。

    相比於日出時的狂放,日落時的沙漠則神秘莫測,殘陽撿拾著余暉,沉進西方的黃沙中,那遺留下的一抹殷紅照射在一叢叢的駱駝刺*上。西方的半邊天被濃墨渲染,魔鬼城*里的煙霧飄了起來,風在嗚咽,濃霧緩緩地繞著雅丹,一寸寸地往上長,眼看就要淹沒整座孤城,只留下一些似真非真的幻影,在那一片虛晃中搖曳。天色暗了,天空在那一瞬變得很低很近,手可摘星辰。飄搖的話帷幕上點點星光,閃爍著,跳躍著,密密麻麻地灑進那一抹鈷藍,直看得人一陣眩暈。

    敦煌的日和夜都令人心醉,而它的故事,則令它變得更加豐滿。

    敦煌是很厚重的,醇厚得像是一碗多年的老酒。濁,粗獷,沉重卻又狂放,又不失細膩,光陰和歲月使它沉淀,沉淀出滄桑,沉淀出歷史,沉淀出了那繁華的過去。它被賦予了曾經的輝煌,消逝,和荒涼,這些元素使它震撼在人們心頭。每一種心中的悸動,都是一樣的美好,卻有著不一樣的滋味,這樣的敦煌,才是富有魅力的。而當那位僧人站在三危山上看這那神圣無比的佛光時,也許從未想過自己將會是這個釀酒者。而敦煌是千錘萬鑿鑿出的文明,是歲月流逝的見證,然后被風沙掩埋,被陽光遺忘,千年以后,被挖掘出來的時候,酒已釀成,不再有著新酒的單純。

    但是歲月終究沖刷不走它的神秘和過往,就如同歲月揮不去臥佛臉上的安詳,也擦不去天王眼里的靈動。敦煌靜默著,臥在那一片沙漠中,被塵封,被遺忘,被丟棄,在歷史的長河中凋零,沉沒,在角落里靜默著,與孤獨為伴。這壇酒就是我們和從前的交流。

    站在三危山上看著莫高窟時,也許就會想到,曾經也有一個釀酒者站在這里,沐浴著朝陽,看著這一片神圣的天地。

*戈壁在蒙古語中有干旱地方,沙漠等意思,不過一般戈壁并不是沙漠,而是裸巖。

*駱駝刺,豆科駱駝刺屬植物,生長在沙漠里,乍一看像是駱駝的駝峰,因此而得名。

*魔鬼城在這里指雅丹魔鬼城,也就是雅丹國家地質公園,是一種干燥地區的風蝕地貌,整體看上去就像是一個被荒廢的小城鎮,只是每到春天,風就會很大,不但有時候會有沙塵暴,而且在魔鬼城內的風聲聽上去就像是孤魂野鬼的哭號,外加上道路艱險,很少有人涉足這里,就變得更加神秘了一些,并且一到晚上魔鬼城里就會升起濃霧,看上去就像是有妖物在城中一般,魔鬼城因此而得名。

作者簡介
銀字笙調
銀字笙調

一個熱愛寫作的中二學生,喜歡游山玩水及熱衷於藝術創作,寫的文章大部分是關于游玩時的風景和突然迸發的靈感,所以比較散亂,經常就是幾小節拼湊成一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