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精選 

帶著靈魂去旅遊

作者: 用戶 最後更新: 22/06/2017
         “各位同學,這就是我們國家最有名、最具設計感的博物館。你們看這外牆用了玻璃來設計,然室內更透光… …”在導覽員如背景音樂的介紹下,同學們紛紛拿出智能手機攝下大樓獃獃的一面。我默默退到人群之後,看著大樓出了神。“你怎麼不拍啊?”身旁的小明問我。我不經心地答:“怎麼拍也不比明信片上的好看啊,而且香港也有不少大樓比它更有特色呢。”“你瞧不起人家啊?”“沒有,就是覺得沒那麼驚艷就是了。”小明繼續沉醉於拍攝之中,我則把視線滑落到人群身上。我不禁在想,我的同學是在什麼時候開始對建築那麼感興趣的呢?我自己就覺得這新㯋的建築跟它醇厚的內容的衝突可真大呢。
         “好了,大家跟這我往這邊走,跟緊一點才能聽到導賞啊… …”聽到導賞員的呼喚,我加緊腳步。但可能因為身形矮小及信念不夠其他同學堅定的原故,我擠不進主流,只好在支流中飄搖。我們一窩蜂似的圍著導賞員。空氣把導賞員從遠方傳來的聲音吞掉。我奮力掂腳,就希望能看看藏品。實物我是沒有看見,幸好我能從前排同學手機的屏幕上看見藏品的輪廓。同學為每一件藏品拍上好幾十張寫真,每一張也用心調較角度和光暗。我又不解了,他們真的有在聽導賞員賣力的講解嗎?我靜靜地離開蜂群,走到他們剛看完的藏品前細心觀賞。
         “同學們,這裡就是博物館的出口了。現在給大家一些自由活動的時間… …”導賞員此話一脫,團蜂頓時四散。大家以最快的速度搶到博物館內的咖啡廳裡坐下。手機屏幕微弱的光線於暗暗的咖啡廳中像燭光般淡然。同學忙著挑出剛拍到最好的照片,加上迷幻的特效後上傳到交友網站。然後他們開始在網站上複習朋友的人生日常。我則趁機抓住了導賞員,開始跟他談天說地。我們說藏品,我們說四季,我們說人生。導賞員的本土口音很特別,讓我聽的時候也分外的專心。他那豪邁的語調我從來沒聽過的,我若是模仿他的語調來說話一定很有趣。博物館作為這次旅遊的最後一站,我真的希望時間可以延長,好讓我能從導賞員身上感受到觸不到,聽不見的風土人情
        走過五天四夜的行程,同學們充實了皮箱和交友網站的內容。而我呢,皮箱反倒是輕了。因為我的皮箱只帶上自己的靈魂。帶靈魂去旅遊,旅遊時讓靈魂帶著軀殼遊走。靈魂在新事物的衝擊下拋棄昔日的執著,釋放出更多可塑的空間。靈魂不是什麼高深做作的東西,內心最純粹樸實的,不就是靈魂了嗎?所以,你們在出遊前有記得把靈魂帶上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