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專業中文課程的教材編寫
 
  過去, 在香港可供使用的應用文課本較少, 坊間刊行的數種中, 以《應用文概說》一書最為通行。作為大專應用文課本, 該書內容全面, 說解透徹, 對各種應用文體的源流發展介紹頗詳盡, 無疑是大專學生必備的參考書。但書中不少範例以文言撰寫, 現在的學生未必都能掌握, 而且該書早於七十年代寫成, 部分例子今天看來, 似乎與社會日常應用習慣不合。舉例說, 今天商界競爭十倍於從前, 刊登徵聘廣告後動輒數百人回應, 行政人員分秒必爭, 不可能再細閱和分析應徵者的過往歷史。所以, 現代應徵信應以簡潔為尚, 正文只需突顯個人長處和優點, 或說明個人如何適合該職, 以爭取面試機會即可, 其餘資料可另於履歷表中交代。但該書介紹應徵信時, 仍有不附履歷表, 而把個人詳細經歷放在信件正文內的寫法。
 
  近年出版的若干應用文書籍, 也各有未盡善處。如《中國貿易應用文》援引例子雖多, 但解釋各種文體寫法甚簡, 且部分例子根本與中國貿易無關。4 又如《最新國內商業信札》一書, 號稱"最新", 但其中會議議程的例子竟是十多年前的實例, 而只改換日期, 便作近期出現之事。5 因此, 編寫一些切合當代社會需要的專業寫作書本變得刻不容緩。事實上, 過去數年, 若干運用專業中文概念所編寫的教科書就在香港陸續出版了。
 
  既然學生在預科課程時對實用文寫作已有一定的認識, 大專教師就可針對各專業不同要求, 以及因應上述的內容, 草擬出專業中文課程的目錄大綱, 供編寫課本之用。例如商業貿易中文寫作課程所包括的課題有:商貿寫作特點、電子商貿環境下的寫作新趨勢、商務書信、意向書、協議書、方案、商品介紹、商情調查、預測報告、附錄∼中英經貿用詞及術語等; 至於公共行政中文寫作課程則包括:公共行政寫作總論、公函、通告類文書、意見書及聲明、新聞公報、演講稿、會議紀錄、服務承諾、約章、問卷設計及調查報告、附錄∼公共行政寫作常用詞語、中國大陸與香港公文的比較等。
 
  以上的書本規劃大綱, 並沒有一般常見的文類如啟事、評論等, 因為這些已在預科課程時學會和掌握了的, 不必重複。每類文體的性質、格式、結構、寫作要求應詳加討論, 至於所選的例文, 務必是真實、最新和有示範作用的, 通過分析說明, 從而令學生掌握寫作的要訣。如此, 學生既可加強對實際工作所需的認識, 又進而提高專業寫作的能力。
 
5. 格式和用語的取捨
 
  至於編寫專業中文課程的教材, 不能不面對的是格式和用語的問題。現時香港的應用文格式相當混亂, 而且以文言或白話行文, 也沒有一定的準則。
 
  一直以來, 應用文的格式都是教師和學生困擾的地方。問題在於香港不像某些地區一樣, 會正式頒布一套格式要求。本來, 格式並非一成一變, 拘泥固執而罔顧社會約定俗成的轉變, 恐怕並非恰當的態度。古代書信有以發文者啟首, 今天如此寫法再難為人接受。從歷時 (diachronic) 的觀點去看, 我們可以發覺格式是不斷變化的, 但這不表示格式可以隨意改變, 因為從共時 (synchronic) 的觀點看, 每一個時代總會有一定的規範, 即我們要遵守格式的時代要求。其實, 當我們擬寫一封公函時, 總要令撰寫者有所依循, 也要使受文者懂得如何跟進處理。如果有一套簡單易明的格式, 那麼, 大家溝通便更加省時方便。所以, 格式的規範是有好處的。不過, 因應不同專業的需要, 專業中文課程在格式用語方面有時候也必須變通。
 
  舉例說, 香港是一個國際貿易的大都會, 是世界上少有的以中英雙語為法定語文的社會, 現時很多書信, 尤其是商業、銀行之類的宣傳書信, 多採用文件的底面列印中英文版本。因為仍以英語為主導, 中文信其實只是從英語版本翻譯過來, 於是翻譯員在翻譯過程中就緊跟美式英文書信的格式, 一律向左傾, 例如:上下款位置均靠左方; 新段落首行不移入兩格等。這與中文書信慣用格式大異其趣, 如下圖所示:
上面援引的格式中西混雜, 但偏偏是現在香港銀行業務推廣書信的主流。7 因此, 我們便須要考慮它已成為某個行業內的寫作習慣, 從而接受這是個有時空限制的、特殊的格式變體 (variety)。此外, 因受英文版本啟首語"Dear XXX"的影響, 這些書信的上款往往採硬譯的方法, 稱收信人為"親愛的XXX", 一般華人讀來便感到莫名其妙了 (國內流行的"尊敬的XXX"就不難為人們接受)。
 
  香港政府法定語文事務署已於1997年出版《政府公文寫作手冊》, 其中的《公函》分冊確立了政府公函的格式, 並要求公務員遵守。雖然這個格式只限於政府發出的公文, 但政府部門以外的機構仍可作參考, 而專業中文課程更可以此為標準, 其他不同的格式為輔。雖說應用文的格式用語隨時代變化, 難有絕對標準, 不過, 有一個規範的準則, 則教師和學生有所依據, 社會上各機構的公文格式也可盡量統一。
 
  至於應用文用語方面, 在中學階段使用語體, 是一個可行的辦法。但在大專程度的專業中文課程, 不宜硬分文言語體之別, 而須因應專業的習慣而選擇使用。其實, 只要是留存到今天, 仍有人使用的, 便是活的文字, 如"來函收悉"一詞, 硬要寫成語體, 則變成"你的來信, 我已經收到和明白了", 是非常累贅的。專業中文課程的目標, 應該培養學生能活用不同的文體、格式、措辭, 以針對不同情況和對象。好的遺產可以留用, 教師可蒐集不同專業的常用詞匯, 要求學生掌握及運用。至於一些"活化石", 如"比維 道體康泰, 為祝為頌"之類的問候語則可棄置不用。
 
6. 結語
 
  自從大學預科課程施行了高級補充程度中國語文及文化科, 應用文便得到前所未有的重視, 也為大專應用文課程帶來了改革的機會。現在已經邁進二十一世紀, 應用文也有突破傳統的要求, 不斷更新的呼聲。如何掌握這個契機, 以提高應用文教學的效果和素質, 令應用文能真正達到應用的目的, 是我們所關心的。
 
  上文針對香港大專應用文課程近年的改變, 討論了專業中文課程的設置、設計原則、教材編寫以及格式用語的取捨等幾個問題, 其中既有關連, 也有獨立的地方。通過認識應用文教學的現況和分析其發展方向, 我們相信應用文課程從一般走向專業化, 應該是未來的大勢所趨。

1.
調查結果顯示, 香港大部分中學的應用文寫作只佔中文科作文比例的10-20%, 參看吳尚智:《中、港、台中文應用文之比較研究與香港應用文教學面臨的問題》, 載李學銘、何國祥編:《語文教育學院第六屆國際研討會論文集》(香港:香港教育署, 1991年), 第254至269頁。
2.
1989年中學會考中國語文科卷一作文題曾有"一封勸爸爸戒煙的信", 可算是應用文。
3.
參看陳耀南:《應用文概說》(香港:山邊社, 1991年, 第五版), 第89至90頁有關應徵私人秘書的書信範例。
4.
如第五章"通告"和第六章"啟事"便是, 參看香港貿易發展局研究部中文事務組匯編:《中國貿易應用文》(香港:香港貿易發展局, 1993年), 第31頁至37頁。
5.
見香港管理專業協會編:《最新國內商業信札》(香港:香港管理專業協會、勤+緣出版社, 1994年), 第124至134頁的"普通話 (國語) 教學與測試研討會", 此研討會早於1985年舉行。又該例根本是大型學術會議的程序表, 並非一般會議的議程。
6.
例如賴蘭香:《傳媒中文寫作》(香港:中華書局, 1997年) 及蔣希寧、顧成子:《現代銀行應用文》(香港:香港銀行學會, 1998年) 等。
7.
根據我們的調查研究, 在38個銀行書信樣本中, 大部分都採用這樣的格式撰寫, 只有三幾個並非如此。參看羅婉薇、陳麗音、李志明:《香港現代銀行書信格式的變異》, 載《中國語文通訊》第57期, 第1至9頁, 2001年3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