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方言獨用, 音義失當
 
  方言中使用的字為普通話所無。這有兩種情況:一是採用純方言造字, 二是採用普通話所有的字表示普通話所無的音和義。
 
  方言中獨有的事物當然可以有獨用的字來表達, 如北方的" 鞡", 南方的"檳榔"。即使如此, 人們還是傾向使用常見通用的"烏拉、檳榔", 因為這些是普通話中存在的字, 可避免認讀困難; 而不使用" 鞡、 榔", 寧可捨棄" 鞡"表義的優點和" "表音上的長處, 因為這些字過於生僻。粵語原有"搞掂"一詞 (曾經寫成"攪掂"), 現多由"搞定"取代, 由費解變為易解, 也是一個較好的選擇。
 
  現在有些並非方言獨具的事物卻非要為之造字或造詞, 這只會導致讀音和理解上出現障礙。走在大街上常可見到"家俬"店, 令人摸不著頭腦。原來"家俬"是"家具"的方言說法。家具並非方言區的特產, 卻非要生造這在許多通用辭書中都查不到的"俬"字。從字面也很難推知這個字的意義, 不知商家是要人來買家具還是來猜字。《東莞方言詞典》(李榮主編, 詹伯慧、陳曉錦編纂, 1997) 列了"俬"字, 但只是列在"家俬"條中, 未單列字頭。這個"俬"應該是可以用"私"或"什"取代的。
 
  香港電視劇《陀槍師姐》的"陀槍"也是獨創, 從字面猜、查字典都難弄清其含義。只有從電視劇的內容分析, 才知其義為"佩槍"。而形似字"佗"才有"負荷"義, 能跟"佩"沾上邊。究竟如何, 望該方言區的學者教正。
 
  有些習用的方言獨用字也可以考慮選擇通用字取而代之。《卡拉OK巨星金曲集》(花城出版社1993)中的《紅茶館》唱詞中, 有陳慧嫻念白:"諗緊你女朋友哩!……你幾好扎!點會沒人鍾意你!或者有你唔知者。""諗"雖非獨創, 但也是現代漢語普通話中不用的字。表示"想"義, 可以用"念"取代。《詩•小雅•四牡》"將母來諗"句, 毛傳:"諗, 念也。""扎"作為語氣詞也是普通話中所無的。"扎"似可以用"啊"表示, 其語音語義與之相當。"諗""扎"也可算方言獨有的詞。如果選用"念""啊"這樣音近義通的字交際面就會擴大, 就能更好發揮出話語的超方言的作用。
 
  辭書是方言用字的重要依據, 因而我們引了不少辭書中的正確例證。辭書可以羅列現行的方言用字, 但最好進行比較後選擇音準義明的字。辭書在標注方言詞時要有所取有所不取。收兩個以上異形詞的應把音準義明的列為首選詞條, 以起到自覺規範的引導作用。比如,《哈爾濱方言詞典》有些詞的處理得當:"沒成想、沒承想、沒曾想"首選"沒成想", 因為其讀音準確、意義明確 (沒想到),"成"可有"完成、達到"義。而"承"音雖準, 義不當,"曾", 義接近 (曾有過) 音卻不準。不過, 該詞典也有應避免的問題。比如"一潑好屎不拉"(《哈爾濱方言詞典》37頁) 的"潑"似應為"泊"。"不進鹽精"的"精"應為"醬"(讀輕聲)。(《哈爾濱方言詞典》46頁"不進鹽精":比喻聽不進別人的勸告。)"鹽""醬"同義並列。而"鹽精"沒有見過 (只有糖精、味精), 不知為何物, 當然不會用來比喻了。有時各詞典對同一個詞選字不一。如"係/系":《東莞方言詞典》279頁有"唔係 (不是)",《香港話詞典》(吳開斌主編, 花城出版社1997) 所列為"唔系 (不是)",《漢語方言大詞典》(復旦大學、日本京都外國語大學編, 1995) 2815頁單列了"系", 釋為"廣州話:對、是的"。看來應該指出用"系"為好。如果香港特殊, 用的是繁體"系"還情有可原。但事實並非如此, 所以這些還有待大家探討。
 
  以上所析例句主要選自電視節目, 電視是現在傳播最廣影響最大的媒介, 它擔負著推廣普通話、促進語言文化發展的重要使命。播出的方言難聽懂, 字幕應該能看懂。推廣普通話任重而道遠。但是如果能減少文字上的壁壘, 減少甚至清除書面方言分歧則可以減少推普的障礙; 反之, 則會擴大方言的分歧, 增加推普的難度。現實社會的交際, 需要並許可通過方言用字的選擇消除方言分歧, 向普通話靠攏。人們不該忽視, 文字上的分歧會加重語言上的分歧, 文字上的一致會促進語言的統一。
 
  綜上可見, 方音字的選擇應遵循有利於溝通理解有利於交際的原則, 其使用不但應考慮方言區範圍的從俗從眾, 還應考慮文字長於口語的超方言作用, 從全國範圍的俗, 從全民範圍的眾。這才更能充分發揮語言的交際功用, 才能最大限度地實現書同文。目前應在參考現行通用漢字規範標準的基礎上形成具有共識的方言用字選擇趨向:
 
1.

方言也應盡量使用容易理解的通用漢字, 不寫錯別字、生造字;
2.

不遷就方音誤讀, 讀錯的要寫對;
3.

盡量選用音準義切的字, 最好選擇讀音表義都恰當的文字。如果找不到這樣的字可以選音近義切的字, 只有迫不得已時才採用方言獨創的字;
4.

方言用字也應規範, 不能認為方言怎麼寫都行、可以隨心所欲。每個用字的人都應認識到自己就是書同文的締造者、執行者。而且在有條件的情況下, 對方言用字進行審訂規範也是必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