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國語羅馬拼音論戰之三個堅持與盲點(轉載)
 
許長謨
 
  中文譯音論戰在沉寂一陣後, 又重現江湖, 波濤更洶湧。甫新改組的"國語推行委員會", 新枝替代老幹, 在密集開會後, 於2000年十月六日定案, 決定使用"通用拼音", 作為國內中文羅馬字的系統。此決定立即引發台北市政府和不少學者專家的反對。反對者多以"接軌世界"為訴求, 再加上執政黨與反對黨的宿怨, 這原本屬於學理性的問題, 變得有如核四般的棘手。而超量的報導, 有太多錯誤和偏見, 正也是平日大家不接觸羅馬拼音的結果, 所幸這爭論也為社會大眾帶來了各個剖面的分析與教育。
 
1. 國語羅馬拼音的重要發展階段
  在教育部曾志朗部長表態後, 事情發展進入另一高峰。說來是歷史的弔詭, 如果當年陳水扁市長不堅持通用拼音, 今天全台或已成為注音二式的天下。如今馬市長領銜反對通用拼音, 日後的結果會如何, 必然還有許多波折。在認識此問題前, 我們應該為國語的羅馬拼音幾個重要的發展紀錄其歷史:
 
(1)

1928年在注音符號被創造後, 國民政府公布由國語統一籌備會所制訂的"國語羅馬字拼音法式"。1940年將"國語羅馬字"改名為"譯音符號"。
(2)

國語羅馬字有其缺點, 政府在國語的推行又太偏重注音符號, 致使國語羅馬字受到忽視, 台灣民間實際的拼音需求轉而大量使用"威妥瑪式"(Wades-Giles)1。地名、人名或專詞紛紛以此式為拼音標準2
(3)

1952年中共進行拼音方案之研議, 1958年正式通過批准"漢語拼音方案"。1978年正式批准"漢語拼音方案"做為人、地名的拼寫統一規範。1977年, 聯合國第三屆地名標準化會議通過以"漢語拼音方案"為日後中國地名英語拼法的準則及依據。1982年國際標準化組織 (ISO) 所發佈的國際標準文件, 也規定日後有關中國事務的名詞均必須依"漢語拼音方案"。
(4)

1984年, 在漢語拼音逐漸成為國際強勢而民間需求仍殷切的壓力下, 我國政府依國語羅馬字"為藍圖開始策劃設計"注音第二式", 並於1986年公佈。但仍未見積極推行。
(5)

1996年行政院經建會決議以注音符號第二式拼寫地名, 高速公路和許多縣市路標均依令逐漸更改。同年九月, 行政院教育改革審議委員會曾討論, 建議以國語羅馬拼音取代注音符號, 並獲得召集人李遠哲的支持與表決通過。
(6)

1998年北市陳水扁市長因工商界及國際人士反應, 拒絕"注音二式", 又不敢採"漢語拼音", 遂委託"中華民國翻譯學會", 再轉委該會理事余伯泉先生3 制定"通用拼音", 並開始於北市路牌使用。
(7)

1998年底陳競選連任失利, 國民黨政府本欲順勢統合。1999年初教育部頒令推展"注音二式", 卻受到輿論一面倒的指責, 紛紛提出"注音二式"的缺點4。馬英九任市長後也應外籍商學的意見, 對"注音二式"採保留態度。
(8)

1999年7月, 行政副院長劉兆玄宣布國內中文英譯系統確定採用"漢語注音", 卻因余伯泉獲得民進黨十四縣市長之反對連署, 而劉遂擱置該決定之頒布。
(9)

2000年9月教育部"國語推行委員會"大改組, 十月通過以"通用拼音"為中文英譯系統, 並主張用其推展於國語和鄉土語教學。北市政府不表贊同, 教育部曾志朗部長隨即亦表反對意見。案將送行政院院會做最後核示。
  由上述演變的轉折來看, 其中夾雜了許多政治角力。"通用拼音"先以"國際化"為由, 結合了輿論力量和反國民黨勢力先淘汰了"注音二式"; 待傳統"國語會"的勢力淡出後, 再配合政治優勢以"本土語言通用"之由逼"漢語拼音"出局。今天, 吾人應盡量力求撇開政治的糾纏, 而由學理的角度去審視; 雙方所持的理由究竟誰較有理?
 
2. 通用拼音正反論辯的三點堅持
  鳥瞰諸多意見加以歸納, 吾人可看出雙方共有三個堅持點:
(1)

贊成通用拼音者認為:此系統具有"本土化"特質, 能突顯本土化的自主性。他們普遍認為:語言改革本應兼顧族群文化特質, 因為語言本是文化的基礎, 而"台灣華語"確實和"大陸華語"有別, 這樣的傳統, 在過去島內如教會羅馬拼音的傳統、注音或注音二式的堅持、繁體中文的主張都有相同的精神, 這代表"文化"(謝長廷語), 不應隨意誣之為"意識型態"。
(2)

贊成漢語拼音者, 則以為語言或拼音不過是工具, 在改革時應以"國際化"為宗, 一定要和國際接軌。否則將自絕於國際社會, 而本土化將形同"鎖國文化"(龍應台語), 未來付出的社會成本將難估計。
(3)

贊成通用拼音者, 另又揭舉其系統的優點來抗詰:他們認為通用拼音和漢語拼音有近九成的相容, 既無礙於和國際化相接軌, 更能"兼顧台灣鄉土母語的學習"。左右逢源, 最為實用。

* 許長謨先生, 台南師範學院語文教育系。本文原載《語文教育通訊》第21期, 2000年12月, 國立台南師範學院。
1.

威妥瑪式 (Wade-Giles) 創製者威妥瑪係英國人 Thomas F.Wade (曾任上海副領事、駐清國公使、劍橋大學教授), 此式於1867擬製, 後經 H.A. Giles 修正, 後合其名, 中文亦稱謂為"威翟式"。
2.

如台北拼為 Taipei, 高雄拼為 Kaohsiung, 就是依威妥瑪式的拼法。
3.

余氏為中研院民族所助理研究員, 台大心理學博士。
4.

注音二式的內部體例自有完整性, 但主要缺點為:空韻母以子音 -r/-z 設計, 發音困難; 且音節較長, 較不符羅馬字符號之直接發音原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