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教學如何看待與內地的語文差異+
陳志誠*
 
  頁   一           
 
 
    香港與內地之間的語文差異,可追溯到很久之前,自香港開埠以後已有,不是今天才發生。不要說戰後有語文的差異,其實早在戰前兩地語文已有很大的差異。先不要說在香港使用英文比較多或在中文中夾雜英文之類的差異,就以中文本身來說,只要翻看當時的報章或教科書,我們都能看到,兩地的語文運用習慣便有很大的不同,一般來說,內地趨向用語體,香港則趨向用傳統的文言。

  1949年後,即50至70年代末,在這二十多年期間,兩地在語文運用、語文教育差異之大,遠甚於今天。正如程教授所言1 ,不知香港人是否主動要與內地競爭,兩地的差異是一個事實。許多差異造成之原因,相信是眾所周知的事。內地的政治運動,不斷的創造新詞,尤其是50年代末期。自1958年後,內地的政治運動一浪接一浪,很多政治上的用語,已變成新詞新語,所創造的新詞新語不斷加多,完全不適用於香港。我們當時怎可能依照內地的模式去進行語文教育,來使我們下一代接受?那時非常多政治運動用語,例如"鎮反"、"管卡壓"等,香港是無法接受的。有時,我們不是不想依照內地的準則來做,而是當中有各種歷史因素和發展過程,我們根本是無能為力。基於這些政治因素,還有文化上和心態上的因素,當時內地有很多人逃來香港。於是在70至80年代時期,兩地之間差異很大,香港只有發展獨特一套語言和語文運用模式。直到80年代後,內地改革開放,許多政治術語已經不用了,現在內地年輕一輩甚至都未必看得懂,語言實在改變很大,加上香港也回歸了,我們已可重新適應。

簡化字與繁體字

  香港與內地的語文差異,可見於多方面。在漢字書寫上,便有繁簡字之分。內地共有三次漢字簡化,以第一次簡化為準則,其中共有二千多個簡化字。香港比較保守,一直以來都用繁體字或台灣所謂的正體字。這方面的差異影響了語文的運用。80年代後期,簡化字的問題在香港已大大減低,因為內地書刊多,香港專上學院不斷擴充,一般大學堨蝳h用了簡化字的參考書,修讀中文學系的學生,簡化字已完全不是個問題。反觀內地,一直就是用簡化字,只限於間中跟我們通信時,才用上繁體字。這亦反映內地有其寬鬆一面。對於繁體字和簡化字的差異,我認為兩者仍須繼續改善,希望未來再有一次文字和書寫系統差異之整理,消除簡化與繁體字之間的距離,至少讓整個大中華地區都可以使用書同文。我們早在秦始皇時代已統一文字,到了現在卻反而不是書同文,這是很難令人理解的。再看英文,英文甚少有不同的寫法。我希望大家能客觀拋開一些政治標籤,那麼便能再來一次整理文字工作,整理的結果不再叫做"簡化字"或"繁體字",而是一種所有中國人都使用的書寫系統。

普通話和粵語

  香港向來使用粵語,而內地則通行普通話。簡單來說,普通話是民族共同語,而粵語是方言。在香港,二者本來可以各有所司,分別用於不同場合。普通話的運用是高語境(high register),用於書寫形式或正式的場合;粵語應用於低語境(low register)方面,用於生活上、口語上、日常交際之中。在雙層語言模式中,它們之間可以互相補足。

  粵語和普通話,無論在於語音、語法和詞彙那一方面,都有不同。當中以語音差別最大。語法差異的問題相對較少。至於詞彙上的差異,是社會因素造成。雖然香港用語和國內分別很大,但我們可通過彼此的調和去處理。

  純以語音來計算,連同聲、韻、調計算,粵語的語音可達一千七百多個,而普通話的語音只有一千三百八十二個。這樣來看,粵語好像涵蓋了所有普通話的語音,講粵語的人要說普通話應該很容易。但事實並非如此,其中有些發音方式是不同的。有人把兩者差異看得很大,認為廣東人要學普通話並不容易。但我個人不同意,並且認為這樣只會產生不良後果。特別是當我們鼓勵學生學習一個語言時,強調容易,總比強調困難好。

  如果要說英文的歷史,三百多年前的英語已是古英語了,現在已很難看得懂。中國地方很大,人口眾多,再加上時代久遠,動輒可說上幾千年的歷史;然而,現在回看幾千年前的中文,不同地區的華人,同樣可以看得懂。由此可見,時地相距甚遠的中文,還有容易相通的一面,因而可以強調,粵語及普通話之間的差異,其實並非太嚴重,兩者是可以融合或調和的。基於這種理念,我們應多些鼓勵青少年學習普通話。
 
     
  頁   一           
 
 
  + 本文是陳志誠教授在2002年1月12日"香港應教什麼中文"討論會發表的講話,經由本刊編輯部根據錄音整理並附加小標題。
* 陳志誠教授,香港城巿大學語文學部。
1程介明《從母語到普通話》。見本期本刊頁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