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毒品資料 教學資源 經驗分享 禁毒活動 家長錦囊 禁毒網誌
經驗分享-專業錦囊
訪問機構:禁毒常務委員會 石丹理教授

訪問內容:

問: 禁毒常務委員會在禁毒教育方面扮演什麼角色?
石:
禁毒常務委員會是政府的諮詢組織,其中一個職能是就禁毒工作提供意見給政府。禁毒常務委員會轄下有一個宣傳及預防教育小組,顧名思義,就是策劃有什麼預防教育能夠做、有什麼宣傳策略應該做。當小組就某些議程完成商討,並有決定時,便會建議給禁毒常務委員會大會去考慮,通過後,再建議給政府去參詳。其中一個例子就是最近的毒品問題比較嚴重,我們開展了為期兩年的全城反吸毒運動,在這個宣傳和預防教育的運動當中,其實禁毒常務委員會給予很多意見,亦和政府一起策劃有什麼可以做。
問: 這個兩年的全城反吸毒運動,初步構思了哪些活動?
石:
例如宣傳短片,過去一年,我相信大家都看到「不可一,不可再」。最近,我們拍攝了第二輯宣傳短片,名為「天造之材,不進迷陣」。通過這些宣傳短片,我們希望全港的市民更加了解吸毒的禍害。除此之外,我們亦會到學校舉辦禁毒講座,我們過去一直也有做,來年希望將程度深化。這些都是禁毒常務委員會和禁毒處合作下的工作。
問: 你認為現時青少年吸毒的問題嚴重嗎?
石:
我想可以從兩個角度去看,如果從歷史角度去看,現在呈報的數字,並不是歷史最高的。在香港,我們主要靠藥物濫用者中央檔案室的數字(簡稱:CRDA),如果我們看這些數字,應該是2000和2001年呈報的數字最高。當然,我們還看到現在傳媒和新聞經常提到青少年濫藥、服食K仔,問題亦觸動到公眾的神經。如果從這個角度去看,其實有兩件事情值得我們擔心。第一,K仔的價格相對便宜,價錢便宜令年青人去試的意欲相對比較高。第二,我們看到跨境吸毒的情況,跨境吸毒現時並不是最嚴重,當香港執法比較嚴厲時,便會有很多年青人到深圳或國內吸毒。由這兩點去看,這個問題是值得我們關心。
問: 學校的社工或老師如何能夠識別有吸毒習慣的學生?
石:
其實老師和社工十分重要,很多時吸毒的學生都不會無跡可尋,一定會有一些行為和表徵可以讓我們留意得到。舉個例子:吸毒的學生很多時在行為上會出現特別的情況——經常會伏在桌子上、精神不振、專注力低,或者喜歡孤立自己,或者有很多朋友。但你會發覺以往他不會跟壞朋友交往,現在則會和他們在一起,這一點老師需要小心。另外在身體和健康上都有一些徵狀可以察覺到,例如:經常眼紅、流鼻水,或者鼻頭上沾滿粉末,因為他們利用鼻子去「索K」。至於飲咳藥水,很多時都會令他們有蛀牙,容易皮膚痕癢及潰爛。此外,他們經常會穿著長袖衣服,很怕光要帶太陽眼鏡,會食慾不振,其實這都是一些表徵,甚至有時體重會突然下降或增加。只要多加留意,這些都是老師和學校社工可以察覺到。另外亦有其他徵狀,老師可以留意,例如:學生經常拿著「傷風通」,甚至學生經常有錫紙或紙包飲品插兩枝飲筒,這些都可能是一些吸毒的工具,老師只要是多留心,其實不難察覺。當然,我明白老師的工作量很重,要老師兼顧這些工作是很繁重。
問: 倘若老師發現學生吸毒,你會建議怎樣處理這些個案?
石:
如何處理這個問題,很難一概而論。現時禁毒處委託了香港青年協會編輯一套學校資源套,我希望能在八月中至八月下旬便會公佈,也會提供給學校使用,詳細的指引可以在裡面找到。第二,現時教育局提供了危機處理程序,包括發現學生吸毒時,應該如何處理。我嘗試概括地說,如果我們懷疑學生吸毒,甚至出現身體不適的情況,我們首先要處理的,就是學生的安全問題,例如:送他到醫院或由醫療人員去檢查,這是非常重要,這是一些緊急和危險的情況,我們須首先處理。如果學生並不是身體出現異樣,只是告訴你他曾經吸毒,我相信現時學校的訓輔和學校社工都有一些危機處理程序可以處理到。我覺得有兩點是很重要的:第一,盡量和學生保持關係,不要一開始就告訴他們需要受罰,令學生嚇怕,這樣是不能解決問題。第二,就是不同的專業人士都需要清晰知道自己的角色,然後介入。校長的角色和學校的訓輔或社工對應有些不同,我們要明白吸毒的問題並非想像般簡單,背後可能有很多原因,因此需要不同的專業人士共同協作。
問: 在上述的對話當中,了解到學生吸毒背後有很多不同的原因,有沒有一些資料顯示,驅使學生吸毒是哪些原因?
石:
現時,我們看到有幾類學生比較容易吸毒。第一類,明顯是玩票性質,他們往往因為貪玩,或者是因為朋友邀請而嘗試吸毒,他們的思想不太成熟,喜歡吃喝玩樂,這類人佔了一部份。隨著K仔的售價不斷下調,這一類人服食K仔的人數明顯增加。第二類我們看到的就是家庭出現很多問題的年青人,這一類人和之前一類有一些關係,由於家庭出現問題,他們比較喜歡外出玩樂。例如:父母離異、家庭成員經常吵架、缺乏家庭溫暖、父母和親戚的管教比較寬鬆,或者過份苛索,具這些背景的年青人會比較容易吸毒。另一類則是本身比較抑鬱的人,他們對前景想法比較負面,對將來缺乏信心,採取放棄的態度。這一類年青人亦比較容易吸毒。所以,當我們了解背後這些因素後,我們就需要對正下藥,去協助這一群青少年。
問: 最近的報導指出,政府有意推行「校本驗毒」計劃,你個人來說對這個計劃有什麼意見?
石:

其實「校本驗毒」計劃基本上是希望幫助學生,很多人有錯覺,認為檢驗出來是要控告吸毒的學生。政府不斷澄清,不會一開始就立即檢控。另外我們希望能及早識別這些學生,可能大家會疑惑——為什麼要及早識別他們出來?我想,我們要回顧傳統白粉和海洛英,你吸食後,然後戒掉,對身體的傷害並不會太嚴重。但這些所謂的新型毒品,特別是K仔、搖頭丸和冰,是由合成化學物質組成,亦有不少證據顯示,長期吸食毒品是會影響心理和生理機能。對生理機能的影響,我想大家也很清楚,例如:15分鐘便要上一次廁所,並不是單單去廁所,去廁所背後我們會發覺原來這些毒品對膀胱和腎臟功能都會有損害。不單如此,最重要是對心理的影響,例如:認知功能和記憶的衰退,甚至有一些嚴重的,可能會出現幻覺、幻聽等。你看到有些個案只是服食三、五年,然後一世也要看精神科,因為他們經常見到幻覺。這解釋了為什麼校本驗毒這樣重要,其實是希望能及早識別吸毒的學生去協助他們。我們要緊記,那些服食危害精神藥物的人需要三年時間才會求助。由他們第一次服食,到三年後他們無法支撐,身體出現很多問題,他們才會求助。到三年後,其實他們的身體已經出現很多問題,心理亦一樣,即使痊癒亦有很多後遺症,身體上某些功能,未必可以恢復。就是因為這個原因,我們希望能早些找出一些吸毒的青少年去幫助他們。如果你問我一個哲學或原則,基本上我很贊成。當然另一個原因我贊成是:我們驗毒的話,就旗幟鮮明地告訴學生,吸毒是犯法。這些東西是不應該做,亦協助他們知道,尤其當別人叫他嘗試的時候,可以推說會被檢驗出來,是違法的。這樣便很清楚帶出一個訊息,讓年青人和學生知道。當然,驗毒並非一件簡單的事,現時我們仍然有很多考慮,例如:在什麼地方檢驗?如何檢驗?另外更重要的是之後的配套服務。如果我們檢驗到某些學生吸毒,我們如何分流?分流後有什麼不同的服務去協助他們,我知道政府現在已經不眠不休地想出一些對策,當學生正式被驗出吸毒時,如何將他們分流。

問: 對於吸毒的學生,有哪些資源協助他們戒毒?
石:

最簡單的方法,就是告訴學校社工,學校社工很多時會將他們轉介。倘若學生不希望校方知道,其實在香港都有一些藥物濫用者輔導中心,或者去一些家庭服務部,只要他們找到社工就一定有人能夠幫助他們。最重要是年青人有決心找人幫忙,這樣就可以。我理解有些學生和家長都害怕校方知道,其實不一定需要告訴學校,在社區裡亦有很多資源,只要你願意踏出第一步便可,社工接見他們,為他們作初步的評估,讓他們了解問題。據我了解,有些年青人有找私家醫生去協助,當然未必有什麼處方,讓你服食後就能戒掉毒癮,其實到最後很多人都是需要接受心理治療,當然亦有一些私家醫生會協助年青人戒毒。

問: 家長在藥物教育方面,又能擔當什麼角色?
石:

家長的角色非常重要,家長和年青人的關係最密切,其實在辨識學生吸毒方面,可能老師都只是第二線,第一線就是家長。家長需要多留意子女在家中的行為,倘若孩子有吸毒的行徑,可能他很喜歡困自己在房間或廁所,從廁所出來的時候有一陣味,或者他們夜歸,以前沒有什麼朋友,但忽然間多了很多朋友,又或者以前很多朋友,最近卻變得比較孤獨。例如成績也是一個指標,像以往成績不俗的學生,忽然間成績一落千丈,提不起興趣讀書,多了時間外出等…家長都應該有警覺性和知識,其實一點都不困難,媽媽把孩子養育,當媽媽聽到孩子哭的聲音,媽媽就會知道孩子出現什麼毛病。到小朋友長大了,關係變得疏離,家長比較少察覺子女發出的一些訊號。媽媽或者爸爸需要學這東西,是不是很困難?我個人認為不是太難,多些警覺性,如果有需要就尋求社工的協助,其實是很重要。我記得有一個經典的個案,當時我做咳藥水的研究,就發覺有個年青人食了十年咳水,媽媽到最近才驚覺自己的兒子有沒有可能是濫用咳藥水。在過去九年,那名孩子經常在家中擺放咳藥水樽,媽媽誤以為兒子咳嗽,身體欠佳。我在此呼籲家長,對毒品的警覺性需要提高,多些和子女溝通,拿這些問題出來討論。

問: 教師可以如何裝備自己,去協助青少年人解決濫藥的問題?
石:
我想老師的工作也很辛苦,希望老師可以視禁毒教育作為公民教育及青少年成長的其 中一部份,就不用重複去做。現時有很多資源可以協助教師,其中一個就是香港教育城的「百毒.不侵」專題網頁,教育城或其他地方現在也多了一些資源。第二,我剛剛提過,到了暑假尾聲,我們便會公佈學校藥物教育資源套,期望老師能夠熟讀有關資料,了解多些如何從事預防和辨識的工作,我們希望能在這方面著手協助老師。當然,我們明白很多老師在這方面的知識不足,禁毒處和教育署稍後會推出一些課程,讓老師了解多些毒品問題和如何協助吸毒的青少年。
石教授給予年青人的忠告:
 

毒品是害你一世,第一次,第二次,第一個月,第二個月……你不覺得會有什麼後果,其實毒品的破壞力一路在你的身體、你的心靈累積,所以我的忠告是明白吸毒的嚴重性和明白生命是有很多不快的事,這是必然的,孫中山曾經說過:「人生不如意事十常八九」。但我們需要學會吸毒只是逃避問題的方法,而這個方法是絕對不成功。我很鼓勵年青人,遇上什麼不快的事情,嘗試用其他的途徑去解決,要明白身邊有很多人,包括我在內是很願意關心你,嘗試找老師、社工去傾談!

返回經驗分享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