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探知 教城主頁 > 生活探知 > 生活趣味
主頁
焦點專題
文化藝術
生活趣味
成長學堂
專欄
探知達人
 
 
 
 
 
 
 
 
 
 
 

 

 

非物質文化遺產篇 – 盂蘭勝會

多姿多彩的盂蘭勝會轉變中的盂蘭勝會

轉變中的盂蘭勝會

生:生活探知
明:明哥


生:聽聞有不少盂蘭勝會已經沒在辦,好似中環士丹頓街中區卅間街坊盂蘭會正面臨停辦的危機,近年香港的盂蘭勝會是否正在萎縮中呢?

明:完全消失的為數不多,但確實出現淡出、「自然死亡」的情況,2000年後每兩、三年就有一個勝會消失,像據說2002年南山邨、大坑東西、正街都絕跡了,或是由本來有神功戲、法事的幾天活動,剩下幾個人在街頭燒衣,如東邊街的盂蘭,前兩年是有搭棚做戲和三天的法事,變到去年開始,只剩下一天,擺一個小壇,燒下衣、傾下計就算,五點就收工,規模差好遠,正街的盂蘭更無奈,搬在樓上進行,衣紙依附在東邊街燒,現在好像去了三角碼頭度借個爐燒,一些完全絕跡,一些屋邨性的盂蘭勝會可能融合一起做,難聽一點就是苟延殘喘,不過都有一些新興的盂蘭勝會。

生:為什麼會出現這樣的情況呢?

明:現在屋邨的管理嚴格了很多,好似搭棚,搭好棚後,明天就要拆掉、清理現場,不然就被罰錢,有些法事本應做到半夜十二點的,結果十點就要收工拆棚,被罰的話明年就可能沒機會再辦,於是不少屋邨的盂蘭勝會由三日縮減只有一日,甚至想早點開始也不可以,因為未夠時間交場地,又會吵到其他人,經常被屋?管理的人員煩,結果被逼轉變。

此外,很多人對宗教未必如此重視,覺得年年如是,三天、一天都是這樣做,象徵性做一點點就好,不用這麼執著,問一些新的師傅在唸什麼經文、什麼意思,可能都不知道。況且父親做,兒子不願意接手,就無法傳承下去,「仔大仔世界」,暑假期間都出街玩,舊時風氣不同,參與請神,有利是逗,大家食下飯、飲下汽水,很開心,能夠認識文化,增進聯誼,又會用潮州話溝通,保持傳統。但可惜都沒辦法,我自己非潮州人,只是覺得無奈,幸好有一個非物質文化遺產的頭銜,有塊獎牌見下人。

生:那什麼是新興的盂蘭勝會?

明:據聞天水圍去年因為過去區內發生大多不開心的事,被稱為「悲情城市」,街訪就決定做些儀式,所以專登選七月盂蘭節來做,今年還辦不辦就不知道了,但有些街訪說有時這些儀式只做兩、三年,沒發生什麼事就不再做,類似一個發願,我做三年儀式,希望區內平安。不過我知道彩虹邨有一處很有趣,是三年才做一次的,好像打醮,不知道原因,去年辦了,今年就沒有了,真得很難得才遇得到。

生:這樣看來,香港盂蘭勝會的地區特色十分重。

明:這是廣府人盂蘭的特色,當中的背景跟潮州人、鶴佬的有少少分別,他們的傳統是為「好兄弟」、祭孤魂野鬼,是為大眾的;但不少以屋邨為單位辦的勝會,就多為自己,這要說到香港屋邨的發展,好似何文田愛民邨、秀茂坪、觀塘一帶,有好多原來是墳場地段,後來發展將墳場集中,像和合石,這些地段就用來興建公屋,但中國人心中總有一點不安,所以為?平安、為自己心安,便出現自發組織的盂蘭勝會,「安陰利陽」,每年讓鬼魂開心,陽間人就少病痛、少口舌是非,你好我好。


生:你四處看盂蘭勝會、研究盂蘭節已有十年八載,你有否看到中間有什麼轉變呢?

明:我記得我幾年前去看盂蘭勝會時,場地真的「靜到嚇死你」!沒有人,越來越冷清,會是什麼原因呢?到我真正認真地去接觸和研究時,覺得社區分散的地去做、老一輩相繼離開了,沒法子傳承,就會做成這樣場面冷清的情況。不過這兩年情況有一點點好轉,起碼有像我一樣的少數有心人去攝影,有人留意盂蘭的情況,至少這一刻有文字、影像的傳承,而且多了傳媒提及、以專題形式介紹,又成為了非物質文化遺產,比過去重視。

生:雖然盂蘭勝會已列入非物質文化遺產,但政府好像沒有特別做些什麼去推廣或者協辦盂蘭勝會。

明:盂蘭勝會的情況有點特別,你說政府要幫,你不知應該幫哪一個,跟長洲太平清醮、大澳端午龍舟遊涌以及大坑舞火龍不同,他們只有一班人負責做這些事,會辦盂蘭的族群太多、「山頭」太多,全港不算私人的佛堂道觀,我自己眼見在球場辦的有七、八十個,潮州人為主的都至少三、四十個,愛民邨六座樓宇,每一座自己都會辦,你要政府資助你,怎麼資助呢?資助了九龍城的,長沙灣、田灣那些怎麼辦?潮州人的盂蘭勝會當上了非物質文化遺產,哪鶴佬人的、本地人的又算不算是盂蘭勝會呢?每一個都有自己的一套系統、文化,拜不同的神,當然我個人覺得潮州人盂蘭勝會是實至名歸的,因為它的系統比較完整,所以現在入遺的名字是「中元節(潮人盂蘭勝會)」,這個對傳統文化的定義是一個好麻煩的問題,有難度,但也是中國人的好處,對多宗教的包容,是它的特色和美好之處,盂蘭的魅力就是它的多姿多彩。

生:你是如何開始研究盂蘭節呢?

明:其實我是當作興趣,我初時去看主要因為覺得盂蘭好似很凋零,我有一班朋友很喜歡看打醮,十年打醮、河上鄉打醮、鄧氏打醮,但每個盂蘭勝會都很特別,都可以當成醮去看,當時是沒有人去看和研究,Youtube和Yahoo尋找「盂蘭」二字,資料很少。我都只是周圍「八八卦卦」問回來的,問問搞法事的師傅「只有做這裡嗎?」原來不是,其他地方都有去做,我那就去看一看,去屯門逛一逛,同士多阿姐「打下牙骹傾下計」,好似偵探般「收風」,哪裡有辦,哪裡已經消失了,漸漸就會掌握得到很多資訊,亦同朋友交流一下。



生:既然香港舉辦的盂蘭勝會數目這麼多,有哪些是特別有趣、好看的,推介我們去看一下呢?

明:如純粹為興趣,想看嘉年華會式的勝會,我就推薦鶴佬盂蘭,因為他們很注重動感的,上下台都有五、六個人拿著東西走來走去,很好看,尤其是七月十二至十五日在坪洲舉行的盂蘭,十五日下午三時左右是他們最高峰、最熱鬧的儀式─走龍船,把祭品等東西放上船,再丟下海,另外油塘、牛頭角、石排灣、鴨脷洲都有,而且他們的盂蘭亦有用作祭幽用的包山,有小型的,亦有兩層樓高的,沒有長洲的包山排得密麻麻,很疏落的,但「過癮」的是放的不只是包,還有即食麵、乾土魷、咸豬肉、通菜等等他們喜歡的東西,到最後一晚一聽到鑼鼓聲響,所有人就會衝出去搶東西,拿回家,好像大食會似的。另外還有一個部分是打武,他們會把米排成「恭迎聖駕」四字,儀式過後,師傅在米上面踩過,然後如賣武般玩火棒、跳火圈等,又是鑼鼓一響,所有人去搶米,因為覺得那些米是受過祝福的,很開心、很熱鬧的。


討論

1. 你有否參與過盂蘭勝會呢?試分享一下你的體會。
2. 你覺得有什麼方法,可以好好保留盂蘭勝會的傳統,亦讓不同族群的盂蘭勝會可以傳承下去呢?

參考資料
中國非物質文化遺產網
中國非物質文化遺產
山野樂逍遙
香港口述歷史檔案 – 盂蘭與社區
城大中國文化中心 –「盂蘭節」
愛上•中國雜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