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城會客室 教城會客室
教城總部 教城主頁 關於教城 教城熱點 教城會客室 熱血編輯部 教育新聞 活動檔案 教改園地
<<上一篇
下一篇>>
列印 書簽 推介  
 
 
 


 

 
 



 


文 / 採訪:
拍攝 / 製作:教城多媒體製作部
拍攝統籌:李天
設計:Steve / Alice
編輯:Dickson / Sunny
2002年9月30日出版

教育城校園記者計劃始於2001年10月,20位成員來自不同中學。以「走出校園,學會學習」為目標,鼓勵同學積極擴闊眼界,主動表達自己。

陳德明 - 新亞中學 中七
陳毓谷 - 聖公會鄧肇堅中學 中七
林 劼 - 聖公會鄧肇堅中學 中七


採訪後記

有緣採訪局長真係好興奮啊!第一次面對鏡頭,心情或多或少都有點緊張!局長的慈祥和認真,使我不知不覺間放鬆下來。今次令我體會到一個簡單的採訪,台前幕後都要花很多功夫去準備!

陳德明

李局長沒有想像中般嚴肅,他的笑聲令整個訪問彌漫著輕鬆的氣氛,他談話認真中帶有幽默感,語氣誠懇真摰,一點架子都沒有。唯一令我疑問的是,他那「嚴父」的樣子到底是怎樣的呢?

陳毓谷

回想起訪問前那一刻,好像歌迷看見偶像,緊張得一直出手汗!局長面對這麼多問題,仍能輕鬆對答,中肯而不失其獨有的立場與觀點,平凡中見不凡,真有與君一席話,勝讀+年書的感覺!

林劼

 

 

相關報道:
 李國章誓言:要好過國際學校  李國章:教得有趣 自然想學  李國章展望未來目標
 教育局長自認兒時頑皮
 李國章:做局長二十年後才見成績

 

萬事起頭難,要把倒瀉了的一籮蟹撥亂反正,千頭萬緒,從頭建立,更加勞心勞力。李國章教授上任教育統籌局局長兩個月,要面對的是千千萬萬的心急人。意見、要求、質詢無日無之,四面八方排山倒海而來,聽取民意似乎是上任以來最重要的首項工作。

雖然每天都要接見不同的團體聽取意見,忙得他自己也笑說:「現在生活最大的分別,就是人家給我定下時間表。」不過局長仍然認為聽取意見是他的重要工作:「教育政策做得不好,同學就是受害者,他們當然有意見;家長關心子女,也有他們的意見;老師、校長、校董、辦學團體,更加是專業的,所以差不多人人都是專家。這麼多專家,當然有不同的意見。

「我的壓力是:一定要提升教育的質素。最重要的,就是聽取不同方面的意見,然後定出一個次序,在資源有限的情況下,決定哪些要先做,哪些要走快一點。其實許多事都可以做,但不是一朝一夕可達到目的,而我的工作,就是把事情分個優次,看看行哪一條路可以最快改善到教育的質素,幫到同學。」









 

 




局長和校記言談甚歡。


三位校記有機會親自訪問局長,十分興奮。


拍攝現場。


提升學習興趣

面對外間普遍詬病香港教育千瘡百孔,局長倒是一點不悲觀:「有時我們太悲觀了,很多人把香港的教育說到一無是處,但其實我們是否真的如此不濟呢?兩星期前有個全世界學生參加的測驗﹝編按:英國學歷及課程局舉辦的『世界級測驗』 (World Class Testing)﹞,我們有五十六個中小同學參加,成績優秀,証明我們是有質素的。

「其次,可能敏感一點,你相信我們中國人會比別人愚蠢嗎?我一定不相信,好多偉大的發明都是中國人發明的,我們有幾千年歷史,怎可能比不上別人?香港有七百萬人,難道個個都是蠢的嗎?我們的小朋友個個都比不上外國的嗎?我不接受這一點,問題是我們如何提升他們學習的興趣而已。」

局長在訪問中多次強調要提升同學的學習興趣:「大部份的同學都覺得讀書好辛苦,一見到厚疊疊的書本就打瞌睡、呻悶,但讀武俠小說呢,又不會嚷著說陰功咯,又要揭下一頁咯。如果小說是精采和有創意的,同學自然會不眠不休地追看下去。老師能否引起同學的興趣是很重要的,老師教得有趣,同學自然想學。」

老師工作多、壓力大,想教得有趣一點,有時卻是有心無力,局長明顯了解到這一點:「現在老師的確面對很大壓力,又要填表又要寫報告,而這些工作又的確跟教學沒大關係,而老師一星期教三十節課堂,我好明白他們的困難,我希望幾年內可以改善這個問題,給他們多點空間去改進教學方法,多些時間與同學溝通。」



我的好老師

李國章現時貴為李局長,但當年留學英國還是「李同學」時,也曾經遇上一位影響他至深的好老師:「我以前也很頑皮,差不多每一個老師都給安上了花名,現在都只記得他們的花名,哈哈!

「不過,的確有一個老師影響我很深,他天生有個遺傳病,到了中年就失去聽覺,他考進了醫科,但知道自己中年後就不能行醫,就轉去讀化學,取得博士學位,但他始終喜歡醫學,便又轉讀病理學,那就不用看病症,不怕聽覺影響和病人的溝通。那時我們不知道他的背景,只知道他教書很好,是個很有名的教授。他又很幽默的,他聽覺不好,但不是完全失聰,總之他不想聽的,他就聽不到,他想聽的,他就當你說了,我們真是很佩服他。

「醫科畢業那一年,可以去倫敦作臨床訓練,但我又想留下來做博士研究生,跑去告訴這位老師說我想留下來,但他卻不停地說:『我好高興聽到你想落倫敦,落倫敦好到極!』講來講去他都說去倫敦好,我賭氣說我一定要留下做研究生,他才告訴我,他是因為聽覺不好,所以做不成醫生,否則他無論如何也要做醫生。那樣高高在上的一個名教授,也坦白說出自己當時所做的其實不是他最想做的工作,他想做的,卻因為能力所限而做不到,這真是很感動我的一件事。」



相信下一代

由當年的李同學,到李醫生,到李校長,再做到李局長,李國章是否覺得局長的工作最具挑戰性?「校長和局長是很不同的挑戰,因為做校長幾年就看到成績了,做我現在這一份工呢,我相信卻要二、三十年才會看到成績,箇中的滿足感,要看你有沒有耐性了。做醫生就最快啦,做完手術,病人是被醫好了,還是死了,馬上就知道,很清楚。

「現在還談不上滿足感,因為暫時還看不出甚麼成績,不過我有信心──不是說我對自己有信心,而是我對香港有信心,對我們的下一代有信心。」

有人說香港的教育病入膏肓,不過,改革教育畢竟不同施一個手術,三五七日便見起色,即使是大國手,也要一點時間,何況短短兩個月,實在只能算是李國章局長生涯第一章,要談實質的教改政策似乎還未是時候。但最起碼在訪問中,我們見到局長樂於聽取意見,對現行教育的問題,亦有深切了解。相信不久將來,我們就能看到精采的第二章、第三章……

萬事起頭,翹首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