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學界情報 電影院 音樂廳 劇場 展藝館 咖啡座 文化連結 文化部屋 返回教城
 
<< 上一篇
下一篇>>
列印 書簽 推介 回應 

好戲連場
  韓國電影節2:性與愛的昇華

 

在「韓國電影節2」中,我們同時可以看到韓國電影能夠以自然的眼光看師生戀和同性戀,並不像香港主流電影一樣視為禁忌,硬要「攣都拗直」。

 
文:洛謀


本名岑學敏,青年創作人,最愛寫電影閱讀筆記,著有詩集《黑鐵時代之歌》。 

《情約笨豬跳》中,李炳憲飾演的男老師,發現班上的男學生是自己的女友轉世,而男學生也發現前世二人曾約定同玩笨豬跳,更約定生生世世、不理會性別地相戀下去;其實是一種宣告:愛情哪有界限!

《青春》的Seuin暗戀老師,畢業後和老師發生關係,但老師礙於身分,深愛Seuin卻沒有和他戀愛,Seuin只有選擇死亡。筆者以為,《青春》這個情節可給香港電影反思:愛情本來沒有界限,硬要訂立身分界限,最終只會把香港電影變成Seuin,以死亡告終。

性和愛的昇華

性和愛,對很多人來說,幾乎是分不開的。許多電影都會有性愛鏡頭。韓國電影對性的處理卻是兩極的:一是很純情,整套片也沒有性愛鏡頭,如《八月照相館》、《觸不到的戀人》、《傷心街角戀人》、《我的野蠻女友》等;要拍性愛,就認認真真的拍,絕不遮遮掩掩。

「韓國電影節2」選播的《七十好年華》、《復仇》、《爛泥情人》、《青春》、《醉畫仙》、《追憶失落大門》等,都有性愛場面。令筆者高興的,片中的性愛不是賣弄,而是配合劇情,甚至把性的論述昇華,配合愛情元素。

例如《爛泥情人》,施暴者愛上被施暴者,他不是自己和她做愛,而是以看她和第三者做愛而得到快感,但當他看見第三者想向她進行性暴力的時候,他又會叫人去趕走第三者。由此可見性和愛的奇妙關係:愛上一個人並不一定要是自己和對方發生性行為滿足自己,是可以透過偷窺來滿足。透過偷窺獲得快感,在心理學上並非一件罕見的事,只是香港電影不懂得(不夠膽?)拍。

性與愛可以分割嗎?

《青春》擺明車馬探討性與愛是否可以分割。主角Jayo一開始已問自己是否只有性能令男孩變成男人,他和同班的女同學Hara發生關係後甩了她,於是Hara自殺。自此,Jayo決定不再愛人,只有性,但他每次和別人發生關係,總會想起Hara。他的好友Seuin和別人做愛時,會想起暗戀多年的老師。Jayo和Seuin的性愛對手,都不是他們愛的人,所以他們和這些人做愛時,都會想起所愛的人。

Jayo代表的,是試圖分割性和愛的人,導演安排Jayo總見到Hara──Jayo曾經對她有愛情,試圖說明性和愛是不能分割的。透過Jayo和可以使他認真的可愛護士(裴斗娜飾)做愛時忘記Hara,強化性和愛不能分割這個主題。

《爛泥情人》和《青春》都認認真真的把性愛當作一回事來拍。反觀香港,不知是否電檢處太保守的緣故,拍起性愛鏡頭,總是遮遮掩掩,並且不能把性愛昇華,反而顯得賣弄,或像拍色情片一樣。再者,香港電檢處的保守程度實在可笑,「韓國電影節2」很多選播電影都因「露點」而被列為三級。

港片「照抄」不是出路

從「韓國電影節2」中,筆者高興的看見韓國電影的愛情元素如此多樣化。從年齡、身分,甚至把性昇華為主題探討的一部分,都非常可觀。相反,香港主流愛情電影,仍停留在公式複製,或假裝「浪漫」上,使香港電影了無生氣,令人感到惋惜。韓國電影的成功,正在其多元化、多樣性,香港始終襲人皮毛,以為「照抄」就可以,卻不知多元化,正是其失敗之處。

 

 

Bungee Jumping of Their Own
  情約笨豬跳(2001)
導演 KIM Dae-seung
主演 李炳憲 李恩宙
YEO Hyun-soo

 

Plum Blossom
  青春(2000)
導演 KWAK Ji-kyun
主演 KIM Reh-won
KIM Jung-hyun

 

編輯:李天/Dickson
圖片:韓國映畫 
排版:Dickson
2003319日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