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學界情報 電影院 音樂廳 劇場 展藝館 咖啡座 文化連結 文化部屋 返回教城
 
<< 上一篇
下一篇>>
列印 書簽 推介 回應 

好戲連場
  羅生門多角度手法探討人性

 

羅生門,這一個亂世中遭到遺棄的古城樓,加上芥川龍之介的另一篇短篇《在竹林中》(1921),成為了黑澤明在1950年拍攝,轟動國際的電影《羅生門》的骨幹。

 
 
文:Frame

中學時對戲劇一見鍾情,大學時變心迷上一秒25 Frames DV,拍過一又四分一套獨立錄像,得到四分一個獎的鼓勵,心思思想再下一城。現於電視台取經中,寓興趣於工作。

一件發生於竹林中,涉及盜賊、武士及妻子的兇案,武士被殺,妻子被強姦。由一個庶民在廢棄的羅生門下,遇上正在避雨的樵夫及僧侶,由這三人的對話而正式展開。

竹林武士被殺案
 

本片以多角度敘事方式解構兇案,從各人對竹林中的兇殺案所作的證詞,重組一件支離破碎案子的真相,對人性有更深一層的探討。

多角度的表達手法能夠突顯各人背後,扭曲事實真相的人性動機。武士在竹林中被殺,五個涉案人及路過的人證,武士(死者)、真砂(武士妻)、多襄丸(盜賊)、僧侶及樵夫,除僧侶外,各人都因不同的原因,把事實歪曲。

盜賊多襄丸把自己塑造成威武勇猛的大賊;武士形容自己是被盜賊打敗、妻子背棄的可憐蟲;妻子真砂則指自己是被姦後遭丈夫嫌棄而自殺不果的烈女。各人為保住自己的社會地位與道德壁壘而把事實歪曲,招致三個原完不同的敘述。

作為第四者的樵夫,對三人的證言來一個大反證。盜賊和武士原來是對酒囊飯袋,貪心的武士受騙被擒,盜賊把女人強姦,武士竟然把妻子嫌棄,更想把妻子送走,妻子明白丈夫不會為自己而戰,遂煽動兩人決鬥。比劍時兩個都驚惶失措,最後女人逃走跳河自殺不果。

道德 vs 生存
 

但樵夫被貪婪驅使,偷去武士的寶石小刀。為了掩飾自己的行為,選擇把真相埋住。說到底,武士是自殺還是被殺?只有死者本人才知曉。

僧侶是道德和真理的象徵;庶民代表生存之道,在多角度的描繪下,對事件作出批判,有點犬儒意味。樵夫的立場就浮游在這兩極當中。

最後棄嬰的出現,庶民欲除下棄嬰的衣服,以換錢生活下去。樵夫為了棄嬰的生命與庶民打鬥起來。樵夫最終選擇道德一方,把嬰兒收養,天空也終停雨大放光明。

雖然官差始終未能從各人證詞中找到一個所以然,其實案子本身並不重要,在各人的背景及證詞中,黑澤明本人已完成他對人性的探討。

傳說中的羅生門

荒蕪不堪的羅生門下,就被狐狸當成棲身之處。盜賊也住了進來。最後,甚至衍生出把沒人認領的死屍拋棄在城樓的習慣。因此,夕陽西下後,人們都懼怕這一帶,沒人敢在城門附近走動。

摘自:
 《羅生門》,芥川龍之介,1915

 

羅生門遺趾
 
羅生門電影小檔
  日本(1950)
導演 黑澤明
原著

芥川龍之介

編劇

橋本忍 黑澤明

主演

三船敏郎 森雅之
京町子

 

 

羅生門加料

電影的成功,造就「羅生門」三字成為「各說各話難解的謎」的代名詞,某些英文字典還可看到它的日語發音「Rashomon」。

 

羅生門相關連結

本文獲作者授權刊載,版權屬原作者所有  編輯/排版:Dickson 出版日期:28/6/2002